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左侧

女子被骗借高利贷在银川世尹美研医学美容诊所整容失败...

[复制链接]
家在新宾呢222 发表于 2020-4-30 14:3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就在本周,宁夏银川的市民除了持续关注国内肺炎病毒疫情外,还有一个突发的热门医疗整容纠纷事件经过当地银川广播电视网及银川新闻网的报道后得到广泛传播。
  
  银川广播电视网报道世尹美研医学美容诊所医疗纠纷视频

  简单回顾下记者报道此次整容医疗纠纷的事件经过:

  2019年11月份,来自山西的卫女士在朋友的介绍下,在银川市兴庆区世尹美研医学美容诊所利民街店做了微整形手术,项目包括:双眼皮综合、面部提升和颈部法令纹填充三项整形手术,手术费用是¥38,000元,卫女士首次交了¥2,000元现金,剩余的金额在机构工作人员介绍下办理了2笔第三方分期贷款(一笔¥16,000元,另一笔¥20,000元)。

  然而,做完手术后却和卫女士的预期效果存在差异。根据卫女士向记者透露手术后她不但没有变漂亮,更让她崩溃到是她两个眼睛看起来大小不一样,左眼底下有疤痕,且疤痕去不掉,摸起来有点疙瘩,最不舒服的是眼睛上面经常有点痒,像针扎似的疼。但因为手术还在恢复期,所以也只能坚持。然而三个多月过去了,症状并没有得到改善,于是她又找到银川世尹美研医学美容诊所相关负责人询问。

  此次医疗整容纠纷的涉事机构:银川世尹美研医学美容诊所,图片来源:银川晚报

  卫女士认为,现在她的眼睛一大一小,而且还有疤痕,应属于整容失败,因此银川世尹美研医学美容诊所应该承担相应责任,而对方美容诊所却不认可她的说法,不认可整容失败.
  
  只承认没有让客户满意。截至到目前为止得到银川市兴庆区卫生监督所调解了两次,但是双方还是无法协商一致,山西卫女士向记者透露会进一步进行法律诉讼途径维权。

  此事经过媒体曝光后,有些人认为这次整容医疗纠纷是诊所的责任,对方应当让客户满意,索赔金额是关键。也有些人认为这是外省患者不满意赔偿金额,涉嫌讹诈当地整容诊所,一时间激起市民热议。

  抛开整容医疗纠纷事件调节结果来看,整个事件中银川世尹美研医学美容诊所的操作真的合理合法吗?

  看完当事人的完整视频采访后,细心的观众不难发现,事件中有4个较为突出的疑点值得深入思考:

  1.为什么卫女士不在山西当地找整容机构做手术?非要跑到外省宁夏银川找机构做手术?

  2.银川世尹美研医学美容诊所是不是涉嫌违规操作“医美贷”?

  3.卫女士究竟是不是被“卖“了?如果是,那么到底被”卖“了多少次?

  4.类似卫女士这样的遭遇是个体案例还是群体案例?

  让我们带着这4个疑点,一步一步抽丝剥茧,重新追溯整个医疗纠纷事件:

  (一)根据视频中卫女士描述,她是被朋友介绍并带到银川市兴庆区世尹美研医学美容诊所做整容手术的。最初她只是咨询双眼皮项目及收费,然后被对方建议做眼综合(开眼角、双眼皮和眼睑下至三项手术)项目。三项手术费算下来是7万多元钱,最后由朋友单独出去和对方谈了3-4次,最终手术费价格定在了¥38,000元。
  
  卫女士的朋友带她上门进行整容咨询,并且一出手,就能把手术价格砍下一半?这样的套路不合乎常理,感觉似曾相识,不禁让我想到了 “渠道医美”,民间叫法就是“医托”。中国医美有个现象,正常的医院都是患者或消费者直接进医院挂号就诊,可是在医美领域,则分为直客医美和渠道医美。

  所谓直客医美,一般是连锁医美机构和大型机构,这些机构注重品牌宣传,注重市场推广,并且直接面向公众,机构大,人员多,投资大,很多消费者都是看到其广告后走进医院问诊消费的。

  据一位医美行业人士透露,全国某连锁医美一年收入8个亿,但还是不赚钱。可见,直客医美负重前行,压力巨大。

  而渠道医美,就是通过第三方带来客户,这样的医美机构一般规模不大,以中小医美机构为主。有的渠道医美机构只有一两个医生,甚至没有医生,客户咨询一般由咨询师来完成,手术治疗则需要预约其他医生,当然也不排除预约外省医生。

  如果卫女士朋友头顶上的标签是“渠道医美”机构,那么也许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她们要千里迢迢从山西转去银川做整容手术?为什么朋友出手就可以大刀阔斧的砍手术费?又为什么当手术结果不如卫女士所愿后,只有卫女士独自一人进行维权,接受记者采访。是不是朋友和整容机构早已商量好,磨刀霍霍朝向卫女士?朋友和整容机构中间分成比例是多少?细思极恐,这些应该是“渠道医美”机构在阴暗处出卖朋友的肮脏交易吧!

  (二)继续往下看世尹美研医学美容诊所是不是涉嫌违规操作“医美贷”?

  从视频来看,当事人卫女士在银川世尹美研医学美容诊所的帮助下从第三方贷款机构获得了2笔为期一年的医美整容贷款,第一笔金额¥20,000元,分12期偿还,按照等额本息方式每世尹美研医学美容诊所与邪恶的医美贷款方联手打造了这起 “美丽“的谎言,越过了国家法律界限,迫使卫女士遭受到心灵与财产上的双重损失。
  
  
  
  
  早在2018年,国家即加强“医美贷”行为监管,并在2019年中北上广深等全国多个城市陆续进行了“渠道医美”及“医美贷”专项整治行动。其中以上海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监督管理处召开的医疗广告专题培训会为例,将“大力打击医美贷,分期绝对不允许“、”重点查:是否渠道合作,渠道合作着重扣医院分“、”门诊需要医生坐诊,不能是咨询师“等作为重点。在全国自上而下的严打“医美贷”的专项整治行动后,试问银川世尹美研医学美容诊所又是如何顶风作案,继续联合第三方贷款公司向客户推售整容分期贷款业务呢?截止与卫女士医疗纠纷事件曝光之前,又有多少女孩陷入水深火热的“医美贷”骗局呢?

  (三)看懂了前面两点分析与证据,很显然可以看出卫女士其实被“卖“了2次,先是被朋友”卖“给了世尹美研医学美容诊所,随后又被整容诊所“卖”给了当地医美贷款公司。如果整容结果能令卫女士所满意,这也只能勉强算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情我愿的经历罢了。我们不能责怪卫女士的整容动机,作为女性,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作为客户,正常消费行为遇到问题进行自我维权,也无可厚非。目前来看,虽然整容纠纷所涉及的金额并不算很大。但却是一个典型的异地“渠道医美“联合当地”医美贷“骗局。尽管世尹美研医学美容诊所承诺愿意更换医术更好的医生进行整容修复,退费¥3,000元,并承担来回机票费用。

  但仔细算来,这些赔偿其实还不够偿还第三方”医美贷“的高利息,况且由于整容机构的失误,无法再次取得客户信任,又怎么敢轻易再让对方做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整容修复呢?毕竟人的脸不是橡皮泥,很多从整容到毁容的惨痛案例比比皆是,作为卫女士心有余悸也是可以理解的。作为整容机构,银川世尹美研医学美容诊所明明事先知道中间
  
  存在“渠道医美”及“医美高利贷”的情况下,为什么不在最初就安排医术精良的医生来对手术效果进行把控?难道是因为实际到手的整容费用太低,所以没有办法安排医术精良的医生确保手术效果呢?这是一个令人即感到气愤又感到同情的事件,看到视频结尾卫女士一个人瘦小的背影,无奈的在这个陌生城市独自维权,让人唏嘘不已。正如卫女士自己坦言:“对我来说这个挺难的,然后我就觉得挺无助,又是金钱的压力,又是精神的压力,就是人会崩溃的这种感觉。”
  
  (四)那么类似卫女士这样的遭遇是个体案例还是群体案例呢?我在网络上尝试搜索“渠道医美”及“医美贷”相关关键词,搜索到的文章内容触目惊心。比如:《主播贷款整容到绝望》、《赚朋友的“介绍费”》、《整容医托无处不在》、《常德美女整容后眼睛外翻还歪斜》等等。看到这些类似山西卫女士的整容惨痛遭遇,我很想拷打这些医美骗局涉事人员的内心,这么做你们的良心不会受到谴责吗?你们会告诉自己孩子是如何的赚钱吗?

  最后,当下社会,在很多场景中,一个美丽的形象都可以给女孩加分,每个女孩也都有想变美的愿望。希望相关医美监管部门能够好好整顿医美行业的这些乱象,让这些女孩的美梦不再变成噩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商务咨询Archiver小黑屋

9乐网